从“清华简”到“中国芯”,赵伟国的“大历史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华商韬略(ID:hstl8888),作者:熊剑辉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“每所许多人全部有的是所许多人的使命。我的使命,而是 集成电路。”

1006 年,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张光裕,在文物市场意外发现一批战国简。

这批竹简惨遭盗掘,出土的地址、时间已无处可考。古董商为方便贩卖,提供了 8 支样简图片。

作为中国古文字学大伙,张光裕看一遍样简,不动声色,心中却掀起轩然大波。

他预感到:这很肯能是一批真品。

为印证所想,张光裕找到了清华大学教授、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学勤。

凭借样图中虫鸟般的字迹,李学勤初步判断,这是一批楚国竹简。样简中“晋文侯仇杀惠王于虢”的“仇”(qiu)字,字形独特,记载极少。籍此判断,这很有肯能是一批珍宝。

1008 年 6 月,清华大学领导得知李学勤的判断后,决定派出专家团赶赴香港,辨明真伪,见机买简。

但在香港你这俩 龙蛇混杂的市场,谁也没人绝对把握。

内地文物贩子中,有有一种人专门从事竹简造假。大伙通晓古文献、古文字,擅长刻意做旧,甚至将真假竹简混杂,再偷运香港贩卖。港台、日本的文物藏家和生国内地的大学、博物馆,全部有的是在香港“捡漏”后大呼上当的经历。

实际上,你这俩 假文物,有有的是在样品放在出“诱饵”,干的而是 “骗专家”的勾当。专家们即便亲见內部,但不经过精密仪器的测定,不肯能100%断言真假。

更何况,清华全部有的是唯一的买家,海外亦有藏家对此虎视眈眈。

一时间,清华陷入两难境地。万一买到假简,谁能承担另有另一个 的现实责任?但肯能虽然是一批真简,国宝从此流失海外万劫不复,谁又能承担另有另一个 的历史责任?

左右为难之际,一位神秘的清华人自掏腰包,拍下竹简,并留下一句暖心语录:“竹简是真的,就捐给母校;竹简是假的,就由我所许多人承担。

1008 年 7 月,竹简安然运进清华,李学勤教授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。

事先,经过清洗、杀菌等抢救性保护,清理出 2388 枚竹简。清华又将北大、复旦、国家文物局、上海博物馆等十多位权威专家请来,并由北京大学第四纪年代测定实验室展开碳 14 年代测定,结果显示:竹简年代在公元前 1005 年± 100 年之间,属战国中晚期。

专家组一致认定,这批竹简是“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物”,具有“极高的学术价值”,是“前所罕见的重大发现”。两位专家组组长北大教授李伯谦、复旦教授裘锡圭,更毫不吝惜溢美之词:“从重要意义上讲,其价值为甚会 估计全部有的是过分。”

这批“司马迁也没人看一遍”的国宝,由此得名“清华简”。

如今 11 年过去,清华简中的新发现,早就令史学界震撼不已。

比如,清华简一举证实了古文《尚书》是伪书,破解了一桩争论千年的谜案。

还有周幽王为逗妃子褒姒“千金一笑”的“烽火戏诸侯”,也被清华简证明不靠谱。

而秦始皇的先祖嬴氏,其来源是千古之谜,清华简却记载得清楚:嬴氏出自山东,武王伐纣时,助纣王、反武王,结果被迫西迁甘肃,去守边疆、防戎人。但凭借自强不息的斗志,嬴氏一族建立强秦,最终一统天下。

从你这俩 淬硬层 看,秦始皇竟然是山东人的后代。

什么令人震惊的大发现,肯能彻底“改变”了中国史。李学勤教授甚至激动表示:清华简一天之内不需要 了看太少,或者心脏会受不了。

而那位顶着风险果敢出手的神秘买简人,正是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。

1008 年,赵伟国为“清华简”慷慨解囊时,紫光正陷在亏损泥潭里。

彼时,紫光的输入法已成年代记忆;古汉集团的入主,让紫光一度靠卖“古汉养生精”你这俩 保健品过活;“清华简”被捧进清华时,紫光卖扫描仪肯能入不敷出,到了要靠卖股票掩饰亏损的地步。

1009 年,清华开启混合所有制改革,诚心把赵伟国请回来,收拾紫光你这俩 “烂摊子”。

对赵伟国来说,只而是 清华的事,义不容辞。

1985 年,少年赵伟国考入清华电子系,轰动了新疆塔城沙湾县。清华,从此成为他生命中的深刻烙印。

大三时,一本讲述苹果手机4 和惠普创业故事的《硅谷热》,激发了赵伟国最初的创业梦想;读研时,在紫光干兼职的经历,让我明确了所许多人的“企业人生”之路;毕业后,他分配到紫光,担当事业部副总经理的重任。事先,他一度辗转于清华同方。即便下海创业,他创办的“健坤集团”,名称亦与清华校训同根同源。(出自《易经》: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”)

待到赵伟国创业成功,再回归紫光,一切顺理成章。

但改革从来不容易,整整 4 年,赵伟国一边忙着整顿內部问题,一边苦味思索紫光究竟要向何处去。

长久以来,赵伟国心中总是有个“芯片梦”。

在清华上实验课时,他第一次看一遍芯片,感到非常神奇。小小的芯片,竟然具有没人多强大的功能,但它们上边写的全部有的是英文,无一例外产自国外。学电子的赵伟国禁不住遐想:什么事先,大伙不需要 伟大的发明另有另一个 的芯片?

此后 1001 年,清华创立第一家半导体公司同方微电子时,赵伟国还担当过总经理,对半导体产业可谓熟悉。

哪怕多年事先,“芯片情结”始终潜藏在赵伟国的心底。

但集成电路领域,门槛太高、更新更慢,紫光又没人技术积累。怎样不需要 快速切入行业,实现逆袭?

赵伟国的答案是:抢占“桥头堡”!从并购如果结束。

2013 年如果结束,赵伟国以一连串收购与合资,揭开“紫光帝国”策马奔腾的序幕。

2013 年 7 月,以17. 8 亿美元,收购手机芯片公司“展讯”;

2014 年 7 月,以9. 07 亿美元,收购射频芯片公司“锐迪科”。事先,将展讯、锐迪科整合为“紫光展锐”;

2015 年 5 月,以 25 亿美元,收购华三通信51%的股权,整合为“新华三”;

2016 年 3 月,与全球最大硬盘供应商西部数据合资,成立“紫光西数”,紫光占股51%;

2016 年 7 月,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、湖北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、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同時 出资组建“长江存储”,负责实施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。其中,紫光集团占股51.04%。

……

什么大并购、大结盟,令紫光更慢完成集成电路产业链的大布局。

这其中,展锐在移动芯片设计上发力,长江存储则在闪存芯片设计和制造上攻坚。长江存储的存储芯片产品未来除了为新华三、紫光云等旗下公司在大数据、云计算、边缘计算等领域夯实技术基础,更会成为一些厂商的核心部件,成为整个信息化社会的“水气电”。

有另一个 “从芯到云”的“中国版三星”,在赵伟国肩头冉冉升起。

而他你这俩 “以少胜多、以弱制强”的思维与谋略,大都源自其推崇备至的明代思想家、哲学家、军事家王阳明。

在王阳明战无不胜的一生中,向来以比喻、以小博大、以智取胜著称。赵伟国从中学时代就极其钟爱历史,并善于从先贤文明中汲取历史智慧型,并贯穿在他所许多人成长、创立企业和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。在他看来,中国式管理,需用将管理的共性和生国企业实践相结合,不需要 创伟大的发明最大约的管理手段土法子。

王阳明从来没人打过败仗,总是能用有一种非常薄弱的力量,击败强悍的敌人。另有另一个 的军事韬略,给予赵伟国极大的启示。紫光的半导体产业,正是以弱旅迎战强敌。赵伟国却通太少项精准并购、产业整合,一步步实现了“从芯到云”的整体性布局。

数字说明一切。 1009 年赵伟国接手前,紫光还陷入实际亏损;如今,紫光并表总资产肯能突破 2700 亿, 2018 年营收近 100 亿。

有另一个 千亿级的“芯云帝国”肯能成型。

中国芯片行业要实现突围,关键是要把资源交到真正的企业家手里。就像打仗一样,一定要把军队和军火,交给什么不需要 打胜仗的人。